孙小果母亲的奢华生活是靠什么支撑的? 孙小果亲父是谁?

时间:2020-03-23 10:23:47       来源:凤凰网

今天,孙小果被判死刑的消息刷屏。恶贯满盈却逃脱法网21年、引发云南官场“大地震”的孙小果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制裁,真是大快人心!

本案宣判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依照死刑复核程序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复核结果依法执行。复核后,孙小果将在七日内被执行死刑。

如今,孙小果以及同案犯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大家欣慰之余回想案件,会发现这其中仍有五个未解疑团。

为什么孙小果生父的信息一开始遮遮掩掩?

一开始,孙小果的生父是公众最为关心的人物,但在云南官方的5月28日的第一次回应,仅仅介绍其为“昆明市某单位职工”,后来才陆续公布更多信息,引发公众的种种猜测。本以为孙小果如此横行霸道是因为有个“硬背景”,结果,孙小果的“普通出身”曝光后,令大家大跌眼镜。谁能想到,一个先为基层干警、后转为物资局职工的生父会有一个能呼风唤雨的黑社会儿子?孙小果的生父身份竟然如此普通?

孙小果家即使再往上追查一辈人,背景也依然普通:爷爷陈某清,云南省昆明市某中学教师;奶奶陈某芬,亦是云南省昆明市某中学教师;外公孙某翔,云南省昆明市某铁路局工人;外婆吴某兰,云南省昆明市某纺织厂工人。

▎位于环城南路的昆明市物资局家属楼,孙小果和生父陈跃、哥哥一起住这里

“他也是从公安那边转调到我们单位的。”2019年6月5日,昆明市物资局家属院里,见过孙小果及其生父陈某的老邻居回忆,孙小果的生父原先也是公安干警,上世纪八十年代,物资局下属公司众多、效益好、待遇高,“好多其他单位的都想来我们单位。”

在老邻居们的记忆里,陈跃一边带着两个孩子,一边负责单位的食堂,还喜欢喝酒,经常醉酒后打骂孩子,其母孙鹤予平常少见,其中小点的胖子就是孙小果,彼时还叫陈果,“那时候他们好像已经离婚了。”

“你这种人以后就是被枪毙的嘴脸!”

有邻居记得,孙小果小时候相当调皮,几乎天天被陈跃打,骂得最狠的一句是:

邻居回忆,因陈跃一人带着两个孩子,仅在食堂工作又倍感生活压力,后申请调到一线业务公司。

位于昆明市环城南路物资局的老家属楼,现今看上去显得陈旧。孙小果曾住过的单元楼,楼道里昏暗潮湿散发着阵阵霉味。孙小果一家原本住在该楼的6楼,该户如今已出租。

▎孙小果和生父陈跃、哥哥曾一起住在位于环城南路的昆明市物资局家属楼,目前已对外出租 。

“他父亲简单粗暴,家庭教育太糟糕了,我觉得毁在家庭教育上了。

据云南官方通报,1982年陈跃与孙鹤予离婚。根据公开消息,1975年出生的孙小果,在父母离异时不满8岁,如今,曾经的邻居这样评价。

官方通报称,1996年,生父陈跃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未发现孙小果生父涉及孙小果案。

 

为什么孙小果生母警衔那么高?

如果说孙小果生父的背景没有问题,那么孙小果生母的背景就有一些疑问。1992年,我国首次评定授予警衔,身为普通民警的孙鹤予就成了三级警督,比同警局的政治处主任还高一级。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能力,让各位领导为她办事?

与陈某离婚10年后,1992年,孙鹤予被授予三级警督,也是在这一年,她与李桥忠结婚。

全国公安民警首次评定授予警衔,孙母就被授予三级警督

据《南方周末》报道,孙鹤予至少在1992年已在昆明官渡公安分局工作。当年,。而重点在于,当时该局政治处主任只被授予一级警司,比孙鹤予还要低一级!而孙鹤予当时只是普通民警。

按照当时的条例规定,人民警察警衔设五等十三级,即:总警监、副总警监;警监(一至三级);警督(一至三级);警司(一至三级);警员(一至二级)。三级警督的警衔为第八级,属实不低了。

科员

根据《评定授予人民警察警衔实施办法》规定,评定授予警衔应该以“现任职务、德才表现、担任现职时间和工作年限”为依据,作为想评上三级警督,需要德才表现较好,,或者现任县(市)公安局股、所、队长,参加工作满二十二年。1952年出生、时年40岁的孙鹤予显然不符合要求。除非她的身份是职务人员,这个级别规定“任现职满二年、参加工作满十六年的,或者任现职不满二年、的,可授予三级警督”,但“副科级”这信息在通报中并未体现。

根据与孙鹤予居住同小区的居民描述, “门路广”是她留给小区居民的印象。大家回忆,曾经有段时间,她家中经常有人晚上过来打麻将,打到凌晨三四点,“从穿着、说话上可以看出来,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由于深夜打麻将声音太大扰民,还产生过邻里纠纷,一些邻居反映情况,最后还是调解解决的。 她当时 不该有的警衔是否与这 样的 交际能力有关? 我们不得而知。

 

为什么孙小果生母这么有钱?

孙小果生母职位普通,却住着昆明房价最高的度假区别墅,门前赫然停着一辆保时捷,母子俩名下公司多达13家,实缴资本超过千万元。而且,孙小果案件中,那么多官员不可能仅看李桥忠这个局长的“面子”就肯放弃前途、触犯法律,背后必然是有孙鹤予行贿。孙鹤予哪来这么多钱?维持奢侈生活、“打点关系”不是一笔小钱。即使是靠孙小果放高利贷、开夜场赚不义之财,也总是需要第一笔资金的,最初这一大笔钱从何而来?

身为城管局局长和普通民警的孙小果父母断然没有这么多工资,但12月15日的判决显示,两人均犯有受贿罪。两人究竟受贿多少?才能够支撑起上下打点的费用?孙小果母亲的奢华生活是靠什么支撑的?一个可以参考的案例是,孙鹤予的上司、原官渡公安分局局长韩玉彪在2007-2014年间贪污受贿850万元。

在孙鹤予一家居住的小区中,别墅一般都是两层高,第三层是阳台。有段时间,不少住户将三层阳台封闭,改建为楼层,城管部门很快过来查,督促拆除违建。唯独孙鹤予家的三层留了下来,因为她打电话给相关部门说,她老公是城管局局长,这都不通融?两年前,她将原来的别墅卖掉,据说出售价格为460余万元,随即在不远处用相同价格置换了一套别墅,这套别墅在连栋别墅中处在把边位置,可改造空间更大一些。《环球人物》记者看到,他们不仅在装修时继续把三层阳台违规改建成楼层,而且在后花园修建鱼池、假山,并在后院围墙上竖起铁网。透过铁网还能看到后院内景,别墅的客厅也向后院扩建了,扩建面积几乎占到了整个后院面积的一半。

▎孙鹤予和李桥忠在被采取留置措施前居住的别墅。杨学义/摄

为什么多次立功受奖的孙小果继父一再为孙小果请托?

如今大家眼里的李桥忠,是个徇私枉法草菅人命的贪官,但是大家不知道,他还有另一面。在孙小果的恶行彻底暴露之前,李桥忠的形象是忠厚老实、不辞辛苦的好领导。如果没有孙小果这个恶魔继子,李桥忠会做个好干部吗?

李桥忠从战士、班长直到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长、副团职参谋,多次立功受奖。

据《昆明日报》2011年4月22日的一则报道称,

昆明市人民政府官网上,还可以看到一篇题为《历经风雨不言愁 ——记五华区城管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李桥忠》的文章,里面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小普吉山火扑救行动中,当接到救火任务时已经是傍晚,李桥忠带着城管执法队员摸黑上山打火,面对山高坡陡火急,他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边冲边招呼跟上来的其他同志注意安全。当时大火已窜起五米高,场面十分危急,恰在此时,一块石头从山上滚下,砸中李桥忠的额头,顿时鲜血直流,同志们都劝他赶快下山包扎治疗,但他却不当一回事,用手背擦去血迹说:这点小伤没事,救火要紧。就这样坚持指挥直到夜里12点把火扑灭才下山。”

这样任劳任怨的老局长竟然成了恶魔的帮凶?

1998年他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

2008年,他又跟孙鹤予一道,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孙小果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认定重大立功帮孙小果减刑。

李桥忠与孙鹤予两人的关系也并非十分和谐。在周围邻居的印象中,李桥忠同孙鹤予生活在一起时,偶尔会从别墅内传出一些孙鹤予数落李桥忠的声音,但很少听到李桥忠还嘴。还有一次一个住户由于生活矛盾找到李桥忠理论,李桥忠起初一脸蛮横地说:“我们就这样了,还能怎样?”邻居知道他家“门路广”,但是硬顶了一句:“你必须把话说清楚,否则咱们没完,我打110报警!”一听到110,李桥忠马上服软了,想办法解决了问题。

为了继子徇私枉法,这仿佛失去理智的行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是为了什么动机。而且,李桥忠本人的升职之路也令人费解。

1998年他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留党察看,可是党的纪律处分中仅轻于开除党籍的一种重处分。党员受到留党察看处分,其党内职务自然撤销。受到留党察看处分的党员,恢复党员权利后二年内,不得在党内担任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或者高于其原任职务的职务。

按理说,体制内有污点的同志短期内实难升迁。可是,2004年李桥忠就升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这样的升迁之路,肯定不是靠普通民警孙鹤予,李桥忠作为家庭里职位最高的人,他的靠山又是谁?

为什么孙小果成了大恶魔?

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报》头版显著位置就刊发《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

▎《云南法制报》当时的报道

目前社会风气太差,孩子年纪轻,阅历浅

文中孙小果父母先是表示:“孙小果等人的行为必须绳之以法。”随即又对孙小果的罪恶行径找说辞。他们表示对孩子历来是严加管束、严格要求的,但鉴于,加之其他种种因素,仅靠家庭教育是难以达到预期目标的。

记者问孙小果父母,有舆论认为他如此残暴是因为有“背景”“后台”支持、纵容。孙小果父母明确表示:“请相信我们有一个最起码的觉悟,坚决支持有关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

这篇文章是怎么操作出台的?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在22年后的今天,他们这番说辞被证实纯属虚伪。

生父母在孙小果儿时教育的缺失,对他的犯罪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除此以外,整个司法系统的扭曲,也成为孙小果释放心魔的帮凶。如果孙小果初次犯下恶行就受到法律严惩,后来的种种案件或许不会发生。在今天的答记者问中,云南高院表示,云南法院系统将借孙小果案典型案例进行全面整改。当然在此基础上如何预防此类恶性犯罪、补上办案监督机制的漏洞短板,还需要全社会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