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虚拟能量到现实树木:一场线上线下的绿色保卫战

时间:2019-08-19 10:03:31       来源:大学生低碳行为调查

“我想给你最晚的晚安,最早的早安。”这是李瑞杰在支付宝蚂蚁森林中最喜欢的“树语”。

“小树有没有说早晚安我不知道,反正我最早的早安给了小树!”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写下这样的话。作为一名蚂蚁森林资深爱好者,每天早上准时叫醒李瑞杰的不是上课的闹钟,而是7:03收能量的闹钟。

2016年8月,支付宝里上线公益产品“蚂蚁森林”。这是支付宝客户端设计的一款公益应用,用户通过步行替代开车、在线缴纳水电煤费、网络购票等行为节省的碳排放量,将被计算为虚拟的“绿色能量”,用来在手机里养大一棵棵虚拟树。虚拟树长成后,蚂蚁金服和公益合作伙伴就会在地球上种下一棵真树,或守护相应面积的保护地,以培养和激励用户的低碳环保行为。

从环保到公益:只和真实的低碳行为挂钩

平时爱走路,出行选择共享单车、公交和地铁,很少打车,看到路上的垃圾主动捡起,出门随手关灯,不是必要的时候不开空调,每次点外卖都会选择无需餐具……这些低碳行为宋舒延很早就在做了。

在北京一所高校读研的她,自称是一名“公益达人”,本科时还参加过几次关于保护水源的公益活动。得知日常的低碳行为可以在蚂蚁森林中获得绿色能量,通过给虚拟的树浇水,最终会以自己的名义在沙漠种下一棵真树后,她便毫不犹豫加入其中。作为拥有3年“树龄”的“种子用户”,她认为自己的公益理念和蚂蚁森林不谋而合。她坦言一开始还特地研究过“绿色能量攻略”,让低碳行为与能量机制结合得更紧密。

像宋舒延这样的大学生不在少数。近日,中青校媒联合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就各高校、职院大学生使用蚂蚁森林公益应用的情况形成了数据报告。这份深度数据报告就蚂蚁森林的使用场景、高校公益林浇水量、排行榜等方面,透视出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方式及整体氛围。

数据报告显示,大学生是蚂蚁森林的忠实用户和主力军,主要通过形式多样的低碳行为获取绿色能量。其中,步行、线下支付、乘坐公共交通、使用共享单车、不用一次性餐具、无纸化阅读等是大学生群体最常见的低碳生活场景。就人均步行所产生的能量总数单项,大学生群体就比其他群体多获得约6千克的绿色能量。

和宋舒延不一样,南京林业大学的陈启运无意间发现在“闲鱼”上捐旧衣可以得到一笔“巨额能量”。他其实早就有给偏远山区捐衣服的想法。以前,他的旧衣服要么囤着不穿、占用空间,要么直接扔掉,却实在浪费。偶然在“闲鱼”上看到旧衣回收的功能,陈启运一次性捐出了20件左右的旧衣服。知道会获得蚂蚁森林能量的他完全没想到,第二天竟会得到790克的“意外之喜”。

为了遵循蚂蚁森林的“能量机制”,践行低碳生活,不常吃外卖的陈启运还特意买了一套餐具备在寝室,只是为了偶尔叫外卖的时候选择“无需餐具”,让一次性餐具“能省则省”。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张越梅,生在大西北,长在大西北。从小看着裸露黄土地长大的她,对西北地区的荒漠化情况自然是熟悉得很,也深知绿色对于地球、人类的重要性。

张越梅自己都数不清,这是她坚持跑步的第多少天。不是为了减肥,也不是单纯想锻炼身体,而是为了凑够约18000步,次日即可到蚂蚁森林换取步行最高上限296克的能量。“数不清多少天,但一直没断过。不只是为了攒能量,捐赠运动步数还可以帮到需要帮助的人。”

以前,张越梅不是一个喜欢“动”的人。现在,为了积累能量,她白天出行都先考虑能不能步行。“一开始走1公里喊累,后来走个3公里都不嫌远。”她还开玩笑说自己经常给身边人“洗脑”,呼吁大家一起种树。“你在城市绿色低碳,我在沙漠拼命成长。”这是她最喜欢的“树语”。

从虚拟能量到现实树木:一场线上线下的绿色保卫战

今年4月,支付宝宣布蚂蚁森林用户数达5亿,5亿人共同在荒漠化地区种下1亿棵真树,种树总面积近140万亩。

张越梅上大学后才听说蚂蚁森林,得知可以让手机里的“虚拟树”变成真正的树,“后悔没早玩几年,不然我早就种下好多树了!”

冲着种树去的蚂蚁森林用户不在少数。河南一所高校的陈思君已经在蚂蚁森林获得11个环保证书,她有个小心愿,把蚂蚁森林中的树都种一遍。但她的大目标是,能亲身实地去看看这些树,去酒泉、阿拉善、库布齐,去真切地看看5亿甚至更多人一起种下的那片沙漠绿洲。

“6枚鲜红的指印,按下了一个不服输的诺言。4万亩沙漠中的脚印,践行着一条无需言明的教训。”每当陈思君在电视上看到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的公益广告,都觉得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

陈思君知道,她手机里通过“浇水养护”种下的每一棵“树”都真实地扎根于原本荒芜一片的大漠深处,成为黄沙中的一点绿。尽管她每天做的只是在手机屏幕上点一点,但她觉得,防风固沙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赵欣睿是福建农林大学一名大二学生。从好友们的蚂蚁森林主页可以看到,赵欣睿已是他们森林的常客。他们不知道这是赵欣睿第几次最早收取了自己的绿色能量,但可以知道的是,她基本每天都来得很早。

起初,赵欣睿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把和同学们一起定闹钟早起互相“偷能量”当成一种娱乐游戏。而当她种下自己的第一棵树——梭梭树,她发现这个“游戏”似乎跟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每天早起收集能量成了无意之间的公益之举”,她突然觉得意义非凡。

到现在为止,赵欣睿已经收集了125.7千克的绿色能量,拥有8个环保证书,连续两年获得全民义务植树证书。每当她看到自己在好友排行榜上遥遥领先,就充满了小宇宙爆发似的热情,每天第一个收取绿色能量的动力瞬间倍增。

和赵欣睿的初衷不同,郑州大学的韩彦平从一开始就没把蚂蚁森林当成是一场特殊的“游戏”。作为蚂蚁森林“资深玩家”,他与蚂蚁森林的故事源于对胡杨的热爱。

为了种下一棵胡杨,韩彦平需要积攒215.68千克的绿色能量。每天1万多步,用支付宝给家里交水电费,尝试无纸化阅读……现在,他还准备再了解一下废物回收。“没想到每天走走路、看个电影就会收获能量,不知不觉中就践行了公益。”韩彦平说。

在蚂蚁森林的应用界面,用户可以通过“摄像头”看到部分林地的实景照片,也可以透过卫星,观察自己种下的树给地球带来的改变。陈启运经常会打开这个功能,“这是一种更直观了解沙漠绿化情况的方式,可以亲眼看到越来越多的树填满荒芜的沙地。”

今年,蚂蚁森林入选联合国环境署2019年世界环境日实践案例。联合国环境署认为,从虚拟能量到现实植树,蚂蚁森林为蓝天保卫战提供了创新路径。

从个人参与到集体参与:小能量贡献大森林

2019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之际,蚂蚁森林公益林活动上线。入驻蚂蚁森林公益林的学校将拥有专属公益林页面,公益林所累积的树将被种植在荒漠化地区,树苗采购、种植及养护成本由蚂蚁森林进行捐赠,凡浇水量达到可种植5万棵樟子松,即可获得学校线下专属树林和专属树牌。

当天,活动上线仅7分钟,郑州大学公益林就种出了第一棵樟子松。中青校媒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郑州大学在活动上线当日浇水量超过21.53吨,该记录至今仍未被打破。目前,复旦大学、郑州大学、南京林业大学是位列高校公益林排行榜前三的院校。其中,郑州大学占据高校公益林日榜首天数最多,复旦大学、南京林业大学紧随其后。

韩彦平从活动上线第一天就开始给学校的公益林浇水,至今还未断过。那天,他特意发了条朋友圈“求浇水”:“乐观预期,如果同学们坚持为学校公益林浇水,每天在线上能种下200棵樟子松,那么到活动结束预计达到4万多棵。”

韩彦平几乎每天要去公益林看三四次。在他看来,公益着重在“公”字。“樟子松一个人种下来很难,可能要等上小半年;但因为有了更多人的参与,能量成吨记,每个人的能量汇集起来,一天就能累计几百棵。”

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的王鑫程从没期待过自己学校的公益林可以登上高校排行榜,结果入驻第一天上线还不到24小时,浇水量就突破了1万千克,排在当日浇水量榜单第一。中青校媒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公益林是职业院校公益林排行榜的榜首,在总榜中也跻身前十,曾有两天“霸占”高校排行榜首位。

“公益林让大家形成了一种集群效应,从一个人的环保到一群人的环保。”王鑫程说。作为本校这场活动的发起者,他没想到连学校教职工群里的老师们也都积极性十足。最让他感动的是,一位应届毕业生在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了自己为母校公益林浇水的截图,借此举表达对母校的感谢。

起初,王鑫程只是觉得,这是件好事,在鼓励大家践行环保的同时,还能种下一批树。“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号召可以影响到那么多人。”他觉得,活动的意义不仅仅是鼓励参与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有一颗践行环保的公益心。”

正值暑假,王鑫程的一些同学在火车站参加暑运实践,步数日均2万一点不稀罕,“走路换能量的小举动,可以一点点延伸到在线下种一棵树”成为了他们坚持行走的动力之一。

高校公益林的排行,对于大学生而言也是一种特殊的激励。6月21日,一场“哪家林业大学更能种树”的“battle”,在蚂蚁森林公益林拉开帷幕。南京林业大学内掀起一阵“蚂蚁森林热”,从6月20日至25日连续占据日浇水量榜首。

陈启运是“南京林业大学公益林”运营团队的一员,算是早期玩家的他在蚂蚁森林好友排行榜里排名前三。起初,为了给公益林浇水,他把自己全部能量一次性“充了公”。

还有一次,在支付宝官方微信号发布的文章中,一条评论激起了南林学子的“浇水斗志”。“理论上种树最专业的大学连前三都没进?”一石激起千层浪,为了发动更多同学参与进来,陈启运和团队成员每天发微博号召“以母校的名义种片林”。让他没想到的是,同学们的热情出乎意料的高涨。为了给公益林浇水,有的同学索性退出原本多人合种的树,“我走了,我要为学校种树去了。”

复旦大学也是公益林第一批上线院校之一。活动牵头部门总务处的王朦琦表示,发起公益林的初衷是“共通”。“与绿色发展的理念契合,与绿色校园的引导方向一致。”她希望向学生传达绿色、低碳、适度的生活理念,鼓励将环保和公益相结合。

王朦琦自己就是蚂蚁森林的忠实用户。每天多走一点,点外卖拒绝一次性餐具……在她看来,做这些不是单纯为了换取能量,而是无需费心费力的举动就能让世界发生一点变化。“这个公益门槛很低,每个人随手都能做,但又很有实效。”

为了扩大活动的参与度,复旦大学为毕业生定制的纪念品上都印制了“复旦大学公益林”的浇水二维码,鼓励“给母校留下一笔精神财富”。王朦琦还打算发动即将入学的新生和已经毕业的校友都参与到公益林的活动中,让影响力扩散到更多群体。

据悉,公益林活动按年度开展。2019年度公益林种植数量将于今年12月31日进行统计,蚂蚁森林会根据公益林浇水的能量,于明年春种时节在内蒙古赤峰地区种下樟子松。明年,2020年公益林活动仍会继续进行。

“希望复旦大学的社会责任在复旦学子的作用下,辐射到各行各业。”王朦琦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涓涓细流中的一条,用简单的善举汇聚微小的力量去改变世界,这是件很伟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