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日历大战”早早打响 版权掣肘成本最低15元

时间:2019-10-30 09:15:58       来源:北京商报

虽然离2020年还有两个月,但“文创日历大战”却已早早打响。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市面上已涌现出近200种2020年文创日历。此外,相较于刚兴起时平均只需要50元左右的价格,如今文创日历价格明显增高,而一本动辄过百元的文创日历实际最低成本仅15元。

价格走高

从老黄历到装饰日历,从纪念日历到文创日历,随着消费的不断升级,区别于传统日历的文创日历正成为年末消费的热门品类。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今年市面上的文创日历近200种。此外,相较于刚兴起时平均只需要50元左右的价格,现如今文创日历的价格正在不断走高,今年文创日历的普遍价格在80-100元左右。其中《单向历》黑金版个人定制价格甚至高达277元。

单向街营销主管李君棠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单向历2019》的销量已经超过了80万册。”豆瓣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考虑到去年《豆瓣电影日历》不到春节就售罄,今年已提前备货并做了加急制作处理,但上线一周仍被抢购一空,目前第二批已经回货,第三批正在加紧制作中。知乎相关负责人介绍称,《知乎日历》从原本只面向知乎站内的用户、刘看山的粉丝转变为大规模售卖,今年宣发规模已经比之前做的IP衍生品类内容多了许多,加上本身内容和制作的精雕细琢,销量有望再创新高。

而文创日历也正是因为2015年《故宫日历》进入了畅销书榜。资本正是看到了这背后的商机,各式各样的文创日历接踵而来。

从最开始单一品类到如今五花八门,为了独树一帜、开辟新战场,文创日历也打起了“细分战”,例如针对高中生的《高考日历》、针对健身人士的《运动健身日历》、针对饮茶人群的《有茶时光-2020年茶日历》等。在从业者看来,文创日历实现了从时间提醒的基础功能进阶到一种精神消费,而随着竞争日益激烈,市场逐渐细分,文创日历在实现精神消费的同时更加考虑受众的精准定位,功能性则加重了竞争砝码。

成本最低15元

那么,动辄过百的文创日历背后,究竟有多大的利润空间?

某文创日历生产商刘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如今市面上的文创日历种类繁多,质量也是参差不齐。虽然文创日历的成本肯定比单纯工具类的普通日历成本高,但有的文创日历虽然卖到单本100多元,背后的成本也就15元。”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文创日历的生产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厂家设计的现货日历上加盖LOGO,100本起订,30元/本,超过5000本以后价格基本稳定在15元/本,通常5天左右可以拿到货;另一种则是自行设计定做,这种通常需要500本起做,价格为45元/本,满5万本则19元/本,满10万本则15元/本,同城15-20天可以拿到货。

“时间早一些可以尽量优惠,如果到11月开始订做的话可能需要排队,因为那时候工厂订单特别多,可能生产不过来,需要多安排人力,所以可能会加价。”某印刷厂厂长曾先生如是说。

对于企业来说,设计成本和版权成本是一笔不菲的花销。李君棠表示,相对于传统的日历,如今市面上的日历更加注重内容设计和版式设计,比如单向历由专门的设计和产品团队打造,《单向历2017》 和《单向历 2018》分别获得了德国红点奖和iF设计奖。

而且对于文创日历而言,内容的选择极为重要。知乎相关负责人介绍称,一本文创日历的内容制作流程包括初筛、整理正稿、三审三校、复审、终审等环节,“初筛阶段比较关键,它决定了整体内容的方向。我们优先考虑日历的功能,标出每一天的特别之处,比如节日、纪念日等可能引发联想。然后通过算法以及积累的内容库,从关注度高的问题和高赞的回答中,筛选对应的有意思的内容。后续的调整修改也都遵循初筛的标准”。

版权掣肘

然而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频发的盗版现象给文创日历市场带来了挑战。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目前市面上有部分商家推出的日历上所采用的图片文案没有正版授权,比如借鉴故宫IP,在日历上放上乾隆卡通形象,而这一部分图片内容是从网上直接下载使用的;另一方面,文创日历市场上的头部产品面临被盗版和模仿的问题。

豆瓣相关负责人指出,豆瓣电影日历因为涉及电影海报的使用,已经取得了相应的版权;知乎方面也表示在日历上使用了用户的答案,会私信用户获取授权,并给予一定的稿酬。

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江本伟认为:“如果是用作商业用途进行售卖的文创日历,特别需要注意版权问题,比如日历上的图片是否得到授权、是否修改等。像乾隆卡通形象可以自行开发,但如果未经授权直接使用或是修改了‘故宫’开发的卡通形象,则严重侵犯了对方的版权。”

除此以外,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盗版文创日历也频频出现,而且价格较低。定价76元的2020年《故宫日历》在网上的盗版价格约40元;原价98元的铸黑版《单向历》在网上的盗版价格约45元。豆瓣和单向街方面均表示,市面上出现过盗版日历产品,内容相较于原版不清晰、制作比较粗糙。

为了防止并应对日趋严重的盗版问题,企业也在尝试着各种方法。以《单向历》为例,制作《单向历2019》黑金版的时候,使用了一种全新的立架形式,可活动金属支架,只需要轻轻甩开就可以稳稳立在桌面上,形式上既简单又难以模仿。而《豆瓣电影日历》则从技术上入手,所有日历都具有终身唯一识别的专属防伪码和专属防伪图形,在盒身处,刮开涂层即可扫码验证真伪。

“文创日历虽然主打创意,但不能以剽窃他人的创意作为自己盈利的方式。文创日历市场想要健康发展,版权问题不容小觑,一方面,品牌方可以尽量去争取原作的授权;另一方面,被盗版的文创日历品牌也应该积极维权。” 江本伟说道。(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习记者 杨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