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商言爆红之后,李现需要在流量小生和演员之间做个选择

时间:2019-08-05 10:25:04       来源:贵圈

1李现的爆红有些突然。许多对李现“上头”的粉丝,在这部剧之前,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当剧的热度从屏幕外溢到生活中,剧迷们对韩商言的有限想象,转移到屏幕之下的李现身上。

2剧马上播完了,是迎合粉丝,顺势成为顶流偶像;还是适度营业,在沉淀中获得做演员的自由,李现必须做个选择。

3和同样跻身顶流的“小鲜肉”不一样的是,李现28岁了,科班出身,见识过真正的表演,对自己和未来都有清醒的认识。

文/郝库 编辑/向荣

韩商言的戏份杀青后,李现有过一个短暂的假期。那是2018年7月底,他特意连续发了3条微博和这个角色告别。

拍摄《亲爱的,热爱的》期间,他颈椎侧弯,腰肌劳损,骶髂关节错位,双半月板裂纹,还有时不时骚扰一下的慢性胃炎。在一张后背都是拔罐留下的红紫印记的照片上面,李现写道:“过去的两年,为了热爱的事业坚持不懈。秉持着勤能补拙的观念,把握珍惜每一次在镜头前的机会。”

一年后的7月,这部改名为《亲爱的,热爱的》的言情偶像剧,成了电视剧暑期档最大的黑马,让李现从三线男演员一跃成为顶流小生,微博上到处是他“在线眉头”的剧照。

“霸道总裁”韩商言

李现的爆红有些突然。许多对李现“上头”的粉丝,在这部剧之前,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当剧的热度从屏幕外溢到生活中,剧迷们对韩商言的有限想象,转移到屏幕之下的李现身上,想要一个韩商言一样的“现男友”。从名不见经传到风头无两,他在短短20天里家喻户晓。

剧马上播完了,是迎合粉丝,顺势成为顶流偶像;还是适度营业,在沉淀中获得做演员的自由,李现必须做个选择。

1

李现红了之后,到各地跑宣传,参加见面会。人们看到的他举止得体,严丝合缝。参加活动时,他见到杨紫穿裙子坐下,会把手中的娃娃放到她腿上防止走光。但他时不时出现的“中二”表现,又让人难以把他归类为“绅士”“男神”。上头的“现女友”遍访他的微博、ins,看他接受过的采访,试图寻找一个真实的李现,却发现他总能在你以为找到正确答案时再度跳脱。

比如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记者问他,“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女人,第一件事要干嘛?”

李现大笑着回答,“看看我的罩杯。”。

在《亲爱的,热爱的》里,李现饰演一个外表冰冷但内心火热的霸道总裁韩商言,帅气多金能力强,出场自带冷色调。他在剧中的台词被总结成恋爱语录,在微博上流散,比如,“我是你的,迟早都是!”“我家小孩!我会担待!”——土味情话总能收获少女心。

平心而论,这并不是一部质量多高的电视剧。老套的霸道总裁人设,老套的甜宠剧情。但挡不住人们喜欢。李现的微博粉丝半个月涨了快1000万,热度盖过蔡徐坤和肖战。他和剧中女主角杨紫一起去天津参加见面会,因为现场来的人太多,活动取消了。但是李现在微博上霸道总裁上身的粉丝喊话,获得了17万条评论和160多万点赞。

不得不承认,李现的爆红得益于一张俊俏的脸蛋和剧中韩商言的吸粉人设。但若是将两者画上等号,难免造成误会——包括那些赤胆忠心的粉丝们。

他没有韩商言的精神洁癖,出名后被扒出在ins上点赞日本前AV女优明日花的清凉自拍。他在汤唯的照片下@钟楚曦,说“胸型和你一样”。一部分“现女友”深受打击。有粉丝在豆瓣上发帖,旗帜鲜明地脱粉,因为“想想他在屏幕后面一边流口水一边点赞就觉得恶心”。“说一句李现猥琐没问题吧?”她写道。

他也不具备韩商言那样的高冷。有人将李现的脸P在一头毛驴身上,在花丛里蹦跶,配文“佟年,我回来啦!!!”随后,名为“李现反黑站”的粉丝在微博上发布声明,称这种行为“非常不尊重演员”,“希望大家不要再传播该表情包,而是发一些能够安利李现的美图,希望大家看到该图可以劝删或者善用举报功能”。按照粉丝的说法,“这是对现哥最基本的尊重,并非矫枉过正”。但没成想,在爱奇艺官微下,李现自己把这张表情包发上去了。之后经粉丝提醒,他本人去“李现反黑站”微博下道了歉。

李现表情包“翻车”现场

对于李现来说,在粉丝中的“一呼百应”应该是新鲜的体验。

2017年夏天,他凭借《河神》进入公众视野,那是他第一次演男主角。这部剧豆瓣评分8.3,但获得的关注有限。拍摄时,李现进了3次急诊室。气温只有零到六度,他在水里穿着短袖,两天拍了38小时打戏。拍完还去考了潜水执照,“万一以后拍戏用得到呢?”

《河神》让他小小体验了一下火的滋味,工作排到了一年后,但热度并没有出圈。时间久了,大家也开始淡忘了。有一次健完身,他随便在路上扫了一辆共享电动车去吃沙拉,正好被狗仔拍到。几天后,他在家庭群里看见爸爸分享的文章,《曾经爆红的李现,如今却只靠电动车出行》。

他在微博里点名偷拍自己的是“搜狐的狗仔”,并且觉得“这篇文章很无聊”——这种直接打脸媒体的情况,大概率不会出现在成熟明星的身上。

更早的时候,他拍电影《万箭穿心》,那是他的处女作,豆瓣评分8.6的电影,他和颜丙燕、焦刚等戏骨搭戏。后来的很多次采访中,李现都提及《万箭穿心》对他的影响,他从这些前辈身上知道自己要成为怎样的演员,“应该执着于什么样的东西”。

那个时候他还在上大学,对未来充满期望。毕业后却发现两手空空没戏拍,毕业那天,他最后一个离开宿舍,不知前路在哪里。惨日子断断续续持续了3年,靠平面广告的有限收入糊口,交完房租剩多少就用多少,最穷的时候,银行卡余额少到ATM机都取不出来。打开冰箱就剩20个速冻水饺,中午吃10个,晚上吃10个。

苦日子很多演员都过过,李现不愿多说,有记者追问得紧了,他就说不记得了。他开玩笑般搬出郭德纲的话,“人的成功,三分努力、六分运气、还有一分靠贵人扶持。我就算努力满了,有贵人扶持,才四分,还不及格,”他对《南方人物周刊》说,“跟别人比是比不来的,只能跟过去的自己比,才是让自己心态更好的一种方式。”

这个夏天,六分运气终于都来到了李现身边。

2

和同样跻身顶流的“小鲜肉”不一样的是,李现28岁了,科班出身,见识过真正的表演,对自己和未来都有清醒的认识。

下定决心的事,他有足够的毅力做好。2015年,《住在我上铺的兄弟》找到了无戏可拍的李现。导演看了他在《万箭穿心》中的表现让他去试镜,觉得他太好看了,不够接地气,不够糙。李现需要这个角色。他回去蓄胡子,按照墙上贴的小广告找搬家公司,去体验体力劳动者的生活。那天,他在搬家公司车后面拍了张裸着上身的照片,广为流传。粉丝舔屏的是他型男腹肌,却不知道他拍照时刚免费给人家搬了一天家。

他把自己归为方法派的演员,演什么角色就要做什么人。演《河神》郭得友的时候,整天吊儿郎当,见谁怼谁。演一个卖鱼的小贩,就跑去菜市场打工学杀鱼,一开始一条活蹦乱跳的鱼连抓都抓不住,到后来抓住一条鱼,把鱼往地上狠摔,拿刀拍鱼,刮鱼鳞,剖肚子,扯出内脏,洗干净,装袋……只用15秒。相比之下,成为韩商言,似乎并没那么痛苦。他把与韩商言的相似之处归纳为那股轴劲儿,“比较像上升摩羯的一个状态”。

他在微博上引用北野武,“虽然辛苦,但我还是会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因为豆瓣上永远有一个8.3分的《河神》,有一个8.5分的《万箭穿心》,演员表里是有李现的。”

李现是少有的会看自己戏的演员。他说这样做是为了找问题,有些情绪和表现在拍摄的时候没有意识到,经过屏幕的放大,成为他反省自己的通道。至少在凭借韩商言爆得大名之前,李现是清醒的,认为“从艺经历就是慢慢和娱乐圈接轨,并且不受其干扰”。他没费力去树立完美的人设,坊间甚至流传着他因为被人误会性取向而口出恶言的“黑料”。

在微博上,他的表达欲挺旺盛。除了聊作品、发广告,还爱分享电影、音乐,最近看了什么书,偶尔上传些“沙雕”小视频。他是C罗的球迷,C罗转会尤文图斯时他还抒发了点小忧伤。不过热门评论只想看他的新发型。

除了那些为杂志封面拍摄的西装硬照,李现似乎没有表现出霸道总裁的气质。他第一次在微博开直播,万千女粉涌来。他在直播里带着大家看NBA,弹幕里在刷“看不懂啊现哥”,他就一本正经开始讲解。

《万箭穿心》中,李现还略显青涩

前些天周杰伦粉丝打榜,他一马当先,像一个笨拙的夕阳红粉丝一样,晒出打榜全过程,配文“尽力了……”正值《亲爱的,热爱的》热播中,作为自带热搜体质的杨天真旗下艺人,有人怀疑这又是一次踩准舆论热点的营销事件。直到有人扒出他两年前看周杰伦演唱会的照片,人们才发现,这只是一个追星老男孩的情怀。

他知道演员只是个职业,是个人就有愤怒和不满。“人是圆的,我希望大家看到李现的缺陷、棱角、阴暗处。”他对《南方人物周刊》说,后者把这句话当作了对他报道的标题。

3

李现曾经在采访中承认,他也想参演某部戏大红,也想被某个大导演赏识。这个时代到吊诡之处在于,演技并不能确保更多的机遇,但流量可以。但被过度消耗之后,并非每个流量红人都能全身而退。

还没走红的时候,有记者说他有点像演员王雷,他回答“别人说我的感觉比较像张震。”但这个夏天,张震在网剧中演了个高冷的远古战神,用演电影的方法论演绎痴男怨女的爱情。

对于演艺圈的环境,李现打过一个很生动的比方,“最初就像站在一团迷雾里,你可以看到前面是有树的,也知道这一片地方是值得期待的,往迷雾里去探寻,你发现这片森林这么大,广袤无垠,但同时这里有毒蜘蛛、想要吃掉你的老虎豺狼、危险的植物。”

突如其来的关注正在改变他。《河神》之后,忙碌行程和粉丝追捧一度让他的生活失去平衡。那是他因为《河神》小有名气的时候,他曾对媒体透露,阅读和观影这些演员的充电功课,已经被忙碌的行程挤压到了飞机上和睡觉前。

《河神》曾让李现在网络“小火”了一段时间

他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影评了。每天看一部电影曾是他的习惯,看完了写几句影评发在微博上。这种时候,他大多是严肃的,正能量的大词一个个往外蹦。他还喜欢引用名人名言,日本作家是他的最爱,虽然偶有语病,但看起来颇为真诚。

他经常写下大段的话,“要传达我自己理解的、正确的价值观”,但粉丝们并不在意。去年年底,他在ins上写下一大段话吐露心迹:“我想跟你分享风花雪月,你却依然只在乎娱乐八卦。我诉说你人生感悟,你却只关心我有没有谈恋爱,颜值有没有降低。我很失落,曾经是,现在也是……我失败的不是发型,是我一直以来的努力。”

相比有1000多万人的微博,李现的ins更接近他本人的样子。他的账号只有70多万粉丝,这里一度是他的“自留地”。那些在微博上不愿说的,不方便说的,都留在ins上。

这里是他放飞自我的天地,手机随便划两下就能找到他被称作“沙雕”的证据。比如敷画着红脸蛋的面膜,用柚子皮当帽子,还有深夜里莫名其妙的“闪现”。在武汉,他篡改诗句,“故人西辞黄鹤楼,抽烟喝酒还烫头”。

他在微博上发过一张照片:光着上身,背上是刮痧和拔罐的血印子,配文“其实每天都在问自己,还能撑多久。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就得把今天的工作做好。”同样一张图片,他放在了ins上,说话就不绕圈子了——“钱难挣,屎难吃”。

在ins上,他时不时会点赞漂亮姑娘的自拍。没名气的时候还行,现在作为当红明星,再想如此放飞,怕是很难了。前车之鉴摆在他面前,《流浪地球》男主屈楚萧因为在豆瓣上讨论成人话题被diss,《创造营2019》的一名选手因14岁时不恰当的点赞记录被举报退赛。

李现在微博与ins的反差

就在李现春风得意之际,危险也在暗流涌动。人们似乎迫不及待想要从他身上获得更多乐趣。有人在知乎上提问,“全网都在迷李现,那么有无黑料?”

娱乐圈不是一个包容的地方,粉丝们也并非个个慈眉善目。或许每个明星都要面对相同的困境:热度是以自由的收紧为代价的。李现在最近的一条ins上说,这段时间累惨了。往后,他的生活将时刻处于聚光灯下,步步凶险。

但这样的凶险,也许仍然胜过碌碌无名。“人生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个是自由,一个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两者都拥有的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是两者都没有。目前我现在在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自由对我来说一定更重要吗,我觉得可以适当地放弃。”李现说。

被流量宠爱之前,他一直想做个靠实力说话的人,“我不需要你知道李现是谁,我只需要你知道谢训是谁,知道郭得友是谁,知道林涛是谁,知道常剑雄是谁,”李现说,“很多网友跟我说,他是演那个《法医秦明》的,但是他说不上叫什么。我觉得很好。我希望是这样。”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李现是谁了,而真正值得担心的,是韩商言会不会成为人们唯一记住他的角色。

去年杀青的电影《恋曲1980》,李现饰演男主梁正文

以前,遇到记者称他为偶像,他会纠正,“我们是演员,不是偶像。”李现知道,演员、艺人和明星是三个不同的身份。他曾经只想当演员,后来前辈老师让他明白,不能光只做演员,要三者兼顾,这才是最好的。

他以演员的姿态入行,成名之前的许多年都努力做好属于演员本分那三分。青春偶像剧带来的六分好运即将收官,他还能否在多重身份中保持住平衡,成了对这个28岁新任顶流小生的考验。

李现说,他不是一个着急的人,对项目的选择,对自己的人生规划,都很顺其自然,一步一个脚印,把基础打实,才是未来走长远的一个重要的途径。

2018年4月,李现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那时《河神》的热度已经过去一年了,还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他说自己“还是活在李现的世界里”,“短裤、T恤、拖鞋、不洗头戴帽子出门,在家周围骑自行车逛超市和菜市场。”他经常在自家楼下碰到狗仔,“但不想因为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

但愿2019年的夏天过去之后,他还能说出同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