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分集剧情介绍 魏无羡与蓝忘机什么关系 他究竟喜欢谁

时间:2019-07-09 16:12:12       来源:酷娱网

姑苏蓝氏,云梦江氏,清河聂氏,岐山温氏,还有一个兰陵金氏,五大家族一起共治天下。五大家族中的岐山温氏势力日渐庞大,其他四个家族被压制的苦不堪言。云梦江氏故人之子魏无羡(肖战饰)天性洒脱,年纪轻轻就已造诣匪浅,在江湖上声名鹊起,他和姑苏蓝氏子弟蓝忘机(王一博饰)成为知己好友。魏无羡协助蓝忘机一起守护蓝氏秘密,为保护苍生免遭生灵涂炭而倾尽全力,在追查一系列阴谋中发现岐山温氏就是幕后黑手。四大家族联合起来一起讨伐温氏的险恶用心,心怀悲悯之心的魏无羡不忍看着温家无辜之人惨死,却被四大家族视为叛徒,和家族决裂,随之下落不明。一晃十六年过去了,消失已久的魏无羡重出江湖,再次和旧友蓝忘机相遇,这一次两人携手肩负起匡扶天下的使命。

电视剧陈情令剧情分集介绍第1集

魏无羡

十六年前,云梦江氏大义灭亲,联合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兰陵金氏三大家族,诛杀夷陵老祖魏婴,字无羡。人人都说是是个祸害,不念云梦江氏的收留之恩,害的整个江家几乎满门灭绝,还公然叛逃和百家为敌,如今被剿灭也是咎由自取。其实真相不过是几大家族为了争夺隐虎符,掀起了一场大战罢了,魏无羡重伤跳崖,等到赶到想要挽救他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松开了手,而云梦江氏的,虽和魏无羡一起长大,但却因为这场战争对魏无羡恨之入骨,对他的跳崖身亡,根本没有一点心慈手软。转眼十六年过去了,夷陵老祖魏无羡的名字早已经成为大家茶后谈资的话题了,只是据说当年云梦江氏的小宗主江澄并没有在悬崖下找到魏无羡的尸体。其实魏无羡并没有死,而是被一个叫莫玄羽的人救了回来,这个人满腔的仇恨,给自己下了舍身咒,救活魏无羡,让他夺舍了自己的身体,希望魏无羡能杀了那些仇人,帮自己报仇。这个莫玄羽其实是兰陵金氏家主的私生子,身份不被承认,回到母家莫家庄又受尽欺凌,竟然用了舍身咒,一命换一命救回了魏无羡,只为让他杀光那些欺辱他的仇人。如今的魏无羡又活了,只不过他顶着莫玄羽的身体,莫家庄的人根本不知道芯子已经换了人。魏无羡在莫家庄竟然看到了姑苏蓝氏的人,心里疑惑又想去瞧一瞧是不是蓝湛(蓝忘机)也来了,就戴了面具跑去大堂装疯大闹,悄悄的使了功夫,让经常欺负莫玄羽的莫大公子出尽了洋相,也算是替他出了口气。其实这次姑苏蓝氏弟子来此是来帮莫家庄除邪祟的,魏无羡装疯卖傻抢过吸引邪祟的旗子一看,符咒画的并不怎么样,只怕到时候这些人会吃亏,晚上的时候他就在附近,闲来无事吹起了笛子,是姑苏的调子,脑子里想着昔日和蓝忘机相处的点滴。莫家大公子偷了姑苏弟子们用来招引邪祟的旗子,结果他自己被邪祟上身了,连杀了好几个人,莫家大娘子跋扈惯了,就认定是魏无羡想要害自己的儿子,逮着姑苏弟子就骂,说他们是草包。接着莫家老爷也被邪祟控制了,几个姑苏弟子应接不暇,发讯息给含光君蓝忘机,让他赶来处理。魏无羡看出不对劲,这些被邪祟操控的人身上残留着隐虎符的气息,但当年隐虎符已经被毁了呀,怎么可能再出现?魏无羡提醒姑苏弟子,这个邪祟是左撇子,最终找到邪祟藏在莫家大娘子身上,众人和她打了起来,魏无羡不能出手显露功夫,驱使中招的莫家大公子和莫老爷和她打了起来。眼看着姑苏弟子不是邪祟的对手,魏无羡只得出手替他们拦了一下,等到听到蓝忘机的琴声之后,他急忙躲了起来,生怕心思缜密的蓝忘机瞧出自己的身份。这次的邪祟是一个一品剑灵,蓝忘机也发现是隐虎符在作祟,难道说魏无羡真的没死?

魏无羡占用了莫玄羽的肉身,作为交换他得替莫玄羽报仇,每收拾一个仇人,他身上的血痕就会变淡,最后一个仇人伤痕很大,魏无羡并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陈情令剧情介绍第2集

金凌

买了一头毛驴骑着离开了莫家庄,路上遇到了几个修道之人,他们要赶往大梵山去除魔,听说那里有食魂煞作祟。一个修道者用的罗盘是魏无羡做的,视魏无羡为偶像,另一个人就不耐烦了,两人起了争执,魏无羡一听他们因为自己争吵,有点尴尬,一个人先走了,去大梵山看看有什么情况。一个叫阿胭的姑娘还给了魏无羡一个苹果,魏无羡从她母亲那里得知,阿胭的未婚夫去大梵山砍柴,从此再也没有回来,阿胭去了大梵山寻找,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疯疯癫癫,还老是对着大梵山跳舞,阿胭的父亲也被邪祟吸走灵识,没多久就死了。魏无羡听到有人呼救,原来是那几个修道的人中了陷阱被缚仙网困住了,正等他出手救人的时候,一个年轻人跳了出来,此人是兰陵金氏嫡系子弟。金凌生气这些人破坏了他的缚仙网,正准备先捉了食魂煞再来搭理他们,此时阿胭姑娘喊着小苹果,魏无羡的那头驴是个吃货,一听就冲了下去。金凌记得莫玄羽的样子,认出了莫玄羽,对魏无羡大加讽刺,还说他是淫贼,魏无羡反唇相讥,大骂金凌是有爹生没娘养的家伙,惹得金凌大怒,和魏无羡打了起来。金凌如何是魏无羡的对手呀,三两下就被打趴下了,在他身上贴了符咒,让他一直趴着站不起来,魏无羡用他的剑隔开了缚仙网,放了那些被困在的人。金凌是和云梦江氏小姐的儿子,是他的亲舅舅。魏无羡见到江澄表情就愣了,虽然戴着面具,还是生怕江澄认出自己,想要悄悄的溜走。江澄认出金凌身上有夷陵老祖的符咒,让金凌直接杀了这些敢用邪术之人,此时来了,阻止了金凌。这大梵山本来就是所有人夜猎的场地,金凌却在这里广撒缚仙网,导致其他修道者频频中陷阱,蓝忘机把这些网全部毁了,江澄是江家家主,忌惮蓝忘机的身份,气呼呼的带着金凌走了。魏无羡在河边回忆起昔日和江厌离、江澄等人的欢乐时光,如今却无事无非了,又从路过人嘴里得知,金凌竟然是师姐江厌离和金子轩的儿子。蓝氏子弟一行人在坟地那里发现有黑影,追过去只有一个看守坟地的老头,从他那里得知山顶的天女祠有一块石头长得跟人一样,几个人就去了天女祠。魏无羡发现驴子在吃聚灵草,这种草一般都是伴随修士古坟而生的,随后去了坟地查看,也见到了老头,得知这里的坟地都是当年温氏族人的。魏无羡一惊,推断出大梵山不是食魂煞作祟,而是温家的仇恨怨念。各路修士都去了天女祠,结果那座天女雕像竟然动了,魏无羡急忙赶来,贴符咒封印住了石像,招呼大家赶紧撤。但石像还是追了过来,魏无羡用竹子做萧吹了起来,本来想召唤尸体过来当打手的,结果竟然把鬼将军召了过来,温宁竟然没有在当年摧毁,众人震惊不已。魏无羡操控温宁粉碎了天女像,但大家都去围攻鬼将军温宁,魏无羡无法只能继续吹笛子,稳住了温宁的凶性。蓝忘机突然来了,一把抓住了魏无羡,魏无羡慌得不行,生怕露馅被他发现身份,此时温宁跑了。江澄赶来得知温宁没被挫骨扬灰,怀疑魏无羡夺舍重生了,拿出武器紫电打了魏无羡,但紫电竟然没有反应。紫电能将“夺舍”之人的魂魄抽离身体。魏无羡装疯卖傻,江澄气得不行。魏无羡想起了曾经,那个时候他和江澄、师姐江厌离一起去云深不知处修行,一路上欢声笑语的。

陈情令剧情介绍第3集

和、

江澄

一行人在彩衣镇落脚,但客栈没有房间了,都被兰陵金氏包了,魏无羡跑去跟两个兰陵女弟子套近乎,油腔滑调的讨来两间房歇息,刚住进去没多久就被客栈小二告知,金家子弟来的人太多,房间不够还得让出来。包下房间的是兰陵金氏嫡系最小的公子,正巧和魏无羡一行人撞见了。金子轩生性高傲,并没有给魏无羡等人让房间,而且江厌离自小和他有婚约,就这样他还是一脸的冷淡,这让江厌离非常不喜,收拾行李带着魏无羡和弟弟江澄离开了。江厌离一行人紧赶慢赶在日落之前终于到了姑苏云深不知处,但他们的拜帖落在客栈了,守门的弟子们不让他们进,就算见了姑苏二公子, 魏无羡费尽口舌,还是没能进去。江厌离姐弟在山上落脚,魏无羡返回客栈去取拜帖,等他回来的时候江厌离一行人已经被面冷心热的蓝忘机接回了山上。魏无羡一看守门的弟子都不在,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却发现门口设了结界,就用法术破了结界,顺利的入了门,翻宅院的时候正巧被蓝忘机抓个正着。魏无羡破坏结界违反蓝氏家规,还携带酒,蓝忘机对他非常不喜,两人话不投机就过起招来,最后蓝忘机把魏无羡买的酒打碎了一瓶,可把魏无羡气坏了。魏无羡那肯背什么蓝氏家规呀,还表示不进云深不知处,就坐在屋顶喝酒,挖苦蓝忘机是古板的冷漠之人,蓝忘机二话不说有用了禁言术,让魏无羡开不了口说话,也喝不了酒。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去叔父蓝启仁、兄长那里,让他们处置,魏无羡喋喋不休的告状,吐槽蓝忘机的冷血无情,最后却得知师姐江厌离他们还是蓝忘机说明缘由,已经安顿进来了,魏无羡有点尴尬,赶紧向蓝忘机道歉。魏无羡看见房间里停着一具尸体,这个人白天的时候还活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呢?蓝曦臣和蓝启仁一听蓝忘机的话,更加对这个人的死因产生了怀疑。在岐山温氏不夜天城里,温家家主派混入姑苏的云深不知处,让她想办法找到阴铁碎片,准许他带着弟弟一同前去。那个姑苏弟子是被邪术所杀,身上有很多恐怖的纹路,魏无羡看了之后发现他失去了灵识,是摄灵,成了别人操控的傀儡。蓝曦臣和蓝启仁都忧心忡忡,如今有人修炼邪术,修士还接连的失踪,担心背后之人野心不小。蓝曦臣身为兄长,也是蓝氏的家主,平时对蓝忘机要求严了点,这次他希望通过讲学,让蓝忘机多交朋友,认为魏无羡就很不错。温家的家主温若寒野心勃勃,就是他在寻找其余的三枚阴铁,抓那些修士也是为了试探阴铁的威力罢了,他和手下达成了交易,薛洋替他寻找其余的阴铁,各取所需。

陈情令剧情介绍第4集

一大早和

聂怀桑

等人去参加入学拜礼,姑苏蓝氏的家规高达三千多条,条条框框一大堆,魏无羡听的很是无聊,正巧旁边站着的是清河聂氏的,他偷偷的藏了一只金丝雀在袖子里,魏无羡感觉很有趣,两人嘀咕起来,惹得频频皱眉。代表家父而来,携带了珍贵的河洛书还用金线镶好,作为拜礼;接着是清河聂氏上拜礼,聂怀桑是聂家家主的亲弟弟,让副手孟瑶呈上了紫砂壶,下面的人开始嘲讽孟瑶了,因为他是兰陵宗主金光善的的私生子,他的母亲是身份低微的妓女,母亲去世后跑去金家认亲,结果被金光善一脚踹下了金麟台台阶,根本不认他。同样是金宗主的儿子,金子轩前呼后拥高高在上,而孟瑶却为了生存投靠了清河聂氏,面对大家的嘲笑,他内心愤怒不已。出声打破尴尬的局面,夸奖孟瑶谈吐不凡,亲自接了他呈上来的拜礼,这让孟瑶很动容。岐山温氏仙督的二儿子温晁带着等人浩浩荡荡的来了,没有拜帖不说还打伤了守门弟子,这次温情和姐弟随行,仙督的命令是让他们假意求学,暗中寻找阴铁。温晁嚣张跋扈,打断了的拜学礼,魏无羡非常不满,出演讽刺温晁,气的温晁招呼手下就想动粗,蓝曦臣小露一手,吹响笛子,把他们的剑全部下了,温情急忙打圆场,替温晁道了歉,献了拜礼。蓝氏办学至今,岐山温氏从来没有派人来听学,这次派遣了旁支的温情姐弟,蓝曦臣总觉得是别有目的,而且温氏擅长火系法术,之前死去的弟子身上有也灼伤的痕迹,是否跟温家有关,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叔父蓝启仁。孟瑶即将离开,临行前向替自己解围的蓝曦臣拜别。魏无羡和聂怀桑跑去后山溪水里抓鱼,魏无羡碰到了来查看地形的温情,手里还拿着银针武器,旁敲侧击的试探打听,温情根本没有搭理他。魏无羡自由散漫惯了,性子洒脱,听课的时候不是偷吃就是和聂怀桑嬉闹,还给先生贴乌龟图,惹得蓝忘机反感的不行。虽然蓝忘机顽劣,但从小聪慧,面对先生的提问他都对答如流,只是最后一个问题却被问住了,蓝忘机说了三条办法解决,但蓝忘机却觉得还有第四条道路,死者化为恶灵之后,度化不了不一定非得灭了满门,可以掘他仇人的坟墓,集怨气和恶灵斗争,众人非常震惊,连先生都训斥魏无羡这种想法是枉顾人伦的邪魔歪道,罚他抄礼法千遍。魏无羡被赶出了学堂,去了后山正好遇到练射箭的温宁,称赞他很有箭术天赋,还教他射箭,温情就在河对面,一出声惊得温宁射偏了,箭朝着温情飞了过去,魏无羡急忙出手拦下了箭。魏无羡怀疑温情来后山别有目的,像是在找什么东西,难道说云深不知处后山真的有什么东西吗,正在思考着蓝忘机追了过来。

陈情令剧情介绍第5集

魏无羡

追过来二话不说就抓着去藏书阁抄书接受惩罚,魏无羡一脸的不情愿,把自己怀疑有人想闯入后山找东西的话告诉了蓝忘机,蓝忘机充耳不闻。魏无羡面对面瘫不说话的蓝忘机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结果又被蓝忘机用法术禁了言。和姐弟俩是温氏的旁支,他们这一脉世代行医,她医术高超,只是温宁自小体弱,天性纯良,脑子有点迟钝,她却治不好,为了保护弟弟,她只能听命于仙督的命令做事,唯一的期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带着弟弟离开不夜天,过简单的生活。魏无羡捉弄蓝忘机,从那里拿了小黄书骗蓝忘机看,气的蓝忘机直接拔剑,想要和他打一场,但家规是不能动武,只能把小黄书给毁了,还破了规矩,说了脏话,大骂魏无羡滚。魏无羡向、聂怀桑吐槽蓝忘机气跳脚的窘态,三人发现后山树林里竟然出现了黑雾,一个法术过去是温氏驯养的监视的鸟雀,魏无羡起了疑心。在河边游玩身体不舒服,是路过的温情把她送了回来,还给她诊脉检查了身体,没有大碍,江澄对其非常有好感。山下彩衣镇频发水祟,百姓人心惶惶,和蓝忘机准备下山除邪祟,魏无羡和江澄也自告奋勇随行,温情也跟来了,温宁不想离开姐姐,非要跟着。河里的邪祟又出来作恶了,又有一名渔夫被拖进湖里死了,一大早蓝曦臣带着魏无羡等人去了湖边查看情况。众人坐船去了湖里,魏无羡观察细微,发现有些船的吃水不愿意,怀疑船下有东西,故意和蓝忘机打闹,踢翻了船,发现竟然是一团疑似水草的邪祟,诡异的不行。这些邪祟开始攻击船上的人,魏无羡也拔剑和蓝忘机配合起来,他的佩剑是江家家主江枫眠送给,就取名为“随便”,惹来蓝忘机一阵的嫌弃剑名不好听。水祟发生了异变,越聚越多,江澄不小心被他们刺伤,温情给他包扎了伤口,这让江澄更加的暖心,对温情的好感飙升。水祟来势汹汹,好在蓝曦臣拿出笛子吹了起来,稳住了局势,温宁差一点被水流漩涡卷了进去,魏无羡过去救温宁,却发现温宁被邪祟影响了,站在那里呆呆地不动,蓝忘机及时赶过去抓住了魏无羡,这让没让他们两人被水卷走。温宁有过不同寻常的经历,所以身体异常的脆弱,很容易被邪祟控制入侵,魏无羡写了辟邪的符咒送给了温情,让她给温宁佩戴,也是防身之用。

电视剧陈情令剧情分集介绍第6集

魏无羡

回到云深不知处之后,和、三人偷偷的在房间里喝酒聊天,聊起了美人,魏无羡打趣江澄,江澄气得不行,两人追打起来,闹成一团,回来之后目睹了一切,一脸的反感,让他们去戒律堂受罚,江澄和聂怀桑吓跑了,魏无羡就悄悄的贴了符咒,操控蓝忘机坐下来喝酒。结果蓝忘机喝了一杯就醉倒了,无奈的魏无羡只能把醉倒的蓝忘机安顿在自己屋里休息,还使坏的让蓝忘机叫自己蓝哥哥,把蓝忘机的抹额给弄歪了,因为这个时候的蓝忘机被符咒控制了,根本发怒不起来,任由魏无羡欺负却不自知,还凝重的表示姑苏弟子的抹额除了父母妻子,任何人不能碰,可把魏无羡笑的不行,调侃姑苏蓝氏太过古板,规矩多的烦人,让蓝忘机当心如此固执,小心将来娶不到老婆。把山下水祟的情况告诉了叔父,清河聂氏那里也有类似摄灵的情况,蓝先生不喜魏无羡,得知魏无羡是魏长泽和藏色散人的儿子,而藏色散人跟他是同窗,也是行事乖张,没少被她捉弄吃亏,母子简直如出一辙,就更加的不喜欢经常闹事的魏无羡。魏无羡和江澄、聂怀桑偷喝酒,还拉着蓝忘机,蓝先生气得不行,把蓝忘机臭骂了一顿,狠狠的惩罚了四人,都被打了戒尺。怀疑碧灵湖里面有阴铁,给仙督报了信。蓝忘机在后山洗澡,魏无羡也嘻嘻哈哈的跑去套近乎,结果两人都被水里的某个东西袭击,双双跌入了一处山洞里。蓝忘机认出石台上的古琴发出的技能竟然是蓝家绝学弦杀术,因为他是蓝氏子弟,不受影响,但魏无羡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接连的被打入水里,最后还是聪明的魏无羡让蓝忘机拿出了头上的抹额,这是蓝氏子弟的象征,两个人一起拿着抹额,果然安全的触摸到了那架古琴。蓝忘机仔细的看了古琴,是七弦古琴,历代蓝家先祖中只有一位女性家主用七弦琴当武器,若是所料不错,这架琴的主人就是第三代家主。魏无羡和蓝忘机不见了,蓝曦臣急得不行,派弟子满山的寻找,身体弱,休息的时候差一点摔倒,急忙扶了她一把,这让江厌离增添了不少好感。蓝翼并没有死,手里还有一块阴铁,用毕生的法力来压制阴铁的邪性,见了魏无羡和蓝忘机,把当年的事儿说了出来。原来百年前的夷陵乱葬岗是一座仙山,薛重亥用完整的阴铁吸纳活人的怨气,控制上古妖兽玄武屠戮仙门弟子,导致生灵涂炭,所以五大家族才联手围剿了薛重亥,夷陵也就成了如今的乱葬荒地。本来阴铁是一块宝物,能吸纳天地之气,却被薛重亥拿来吸食活人的怨气,聚集了太多的阴邪煞气,无法被度化了,五大家族商量之后就把它碎成四片,放到灵脉处封印。蓝氏先祖把一块阴铁碎片放到了后山禁地,灵脉水潭,后续继任的蓝翼也非常有能力,想要度化阴铁,不顾挚友抱山散人的劝阻去了禁地,结果封印打开了,却无法再封印,她用了很长时间也没能度化成功,为了不让阴铁继续害人,只能镇守在禁地,压制阴铁的邪气,自此再没有出去过。

陈情令剧情介绍第7集

魏无羡

的母亲藏色散人是抱山散人的徒弟,也就是的挚友抱山散人是魏无羡他师祖。魏无羡向蓝翼打听师祖的下落,可惜蓝翼并不知道,当年她一意孤行的解开了阴铁的封印,听说抱山避世不出了,也没脸去见她了。如今蓝翼的灵识越来越弱了,阴铁的邪气已经开始蔓延,而且四块阴铁可以相互感应,她知道时间快到了,已经有人得到了其他阴铁,正在四处寻找其余的碎片,不然她手里的阴铁不会如此躁动不安。要想再次封印阴铁,只有将其他的三块全部找到,拼凑完整之后再重新封印在寒潭,可惜蓝翼大限将到,她这百年的时间也是为了还债,把这个遗愿托付给了、魏无羡。蓝翼交代完一切之后灵识就消散了,没有了她的灵识压制,阴铁的邪气散了出来,和都察觉到了异样,尤其是温宁,他身体异常敏感,一接触到邪气眼睛可变了。蓝忘机和魏无羡带着阴铁从结界出来了,正巧遇到了温情和,两人谎称落入了水潭山洞里,被困了一天一夜,并没有提蓝翼还有阴铁的事儿。魏无羡和蓝忘机两人把阴铁交给了、蓝启仁,他们其实早就知道了,而且蓝翼和阴铁的事儿是蓝家家主代代相传,所以后山才会设立结界,为的就是不让阴铁的邪气肆虐。蓝曦臣用笛声暂时压制了阴铁上面的邪气,四人在房间就听到岐山温氏驯养的乌鸦飞走了,也都了然温氏来云深不知处听学,为的就是这块阴铁。温若寒应该已经有了一块。蓝启仁只能决定先把阴铁继续镇在寒潭,重设结界,小心防备。温若寒准许去栎阳了,温晁很是生气,觉得父亲重用薛洋,心里酝酿着计策。魏无羡等人在蓝启仁的带领下去放河灯,金氏几个弟子就打趣自家公子即将和成亲了,可是金子轩却一脸的不快,还让他们不准再说,扭头就走。魏无羡一看金子轩如此对自己的师姐,追上去和金子轩打了一架。魏无羡和金子轩打架的事儿,蓝启礼把两位家主都请了过来,一是为了婚姻,二是为了阴铁的事,江枫眠觉得既然两个孩子彼此不愿,还是取消为好,金宗主最后也同意了。魏无羡得知师傅取消了婚姻,觉得是自己找金子轩打架才导致的,生怕师姐伤心,赶紧去安慰。江枫眠和蓝启仁、蓝曦臣商量防备野心勃勃的温家,结束后江枫眠带着魏无羡、江澄、江厌离离开了云深不知处。蓝忘机准备独自下山寻找其余的阴铁,并没有告诉蓝忘机。

陈情令剧情介绍第8集

魏无羡

即将离开云深不知处,辞行的时候正巧听见让一路小心,怀疑蓝忘机是一个人去寻找阴铁了,有点生气他瞒着不吭声,没有拿自己当朋友。温晁不请自来,大半夜去找了蓝曦臣,提出非要去后山禁地看一看,目的是为了那块阴铁,蓝曦臣拒绝。温晁就拿着刚刚下山的蓝忘机来威胁蓝曦臣尽快交出阴铁。魏无羡留书一封不辞而别了,没有跟着江枫眠他们回云梦莲花坞,而是追上了蓝忘机,跟着一起去寻找其余的阴铁。寒潭的阴铁在蓝忘机手里,他要通过这块阴铁来感应其余三块的下落。回到了云梦莲花坞的坐不住了,收拾了行李也没有告知江枫眠一声也离开了,他去找魏无羡,只有最了解他的脾性,嘱咐他路上注意安全。魏无羡和蓝忘机在镇上碰上了,正赶上有诗会,三人就去瞧热闹,蓝忘机突然发现身上携带的阴铁有了异动,知道另一块阴铁应该离这里不远,三人跟着温氏的监视乌鸦去查看,发现了温晁的踪迹。温晁已经找到了另外一块,死死的盯着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行人,只要拿到他们手里的那一块,手里就有两块了,到时候献给父亲,就是立了大功。不忍心,想拿着仙督的命令把温晁支去栎阳相助,但温晁根本不听。温晁在魏无羡/蓝忘机必经的大梵山设下了陷阱,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温情非常着急,正好在客栈遇到了江澄,故意和江澄打架,悄悄的通知江澄去大梵山,魏无羡有危险。魏无羡和蓝忘机、聂怀桑去了大梵山,在一个婆婆的引导下去了山上的天女祠落脚。天女祠有一个老仆人看守,手里拿着的是温氏族人的排位,这让蓝忘机觉得可疑。据说这座天女祠本来香火很旺的,可是后来这尊舞天女竟然摄取活人的灵识,虽然后来被一位大家主封印住了,可是人们还是很害怕,逐渐的这里就荒废了。魏无羡蓝忘机和聂怀桑在天女祠休息,晚上的时候石像竟然动了,开始攻击他们。魏无羡和蓝忘机和石像打了半天,终于把她封印了。可是三人还没松口气,一群被控制的村民傀儡冲上了天女祠,聂怀桑意识到是中计了,温晁故意把他们引到这里的。